1. <p id="xxo8s"></p>
    2. 評論:解決“狗患”問題不能依賴突擊治理

      2017-07-24 13:04:02 來源:檢察日報

        近日,兩條新聞將養狗話題再次推上輿論焦點。上海一男子被小區一只寵物犬咬傷手臂后做了清洗、消毒,但在發病前未及時接種狂犬疫苗,于7月18日凌晨死亡。同日,陜西西安32歲女子也因狂犬病發作身亡,雖然一個月前她被流浪狗咬傷后已經打了4針疫苗。上海相關部門已啟動緊急預案,采取疫區防控、對犬類緊急免疫等措施,西安也開始了治理流浪狗的“全城打狗”行動(7月23日《新聞晨報》、澎湃新聞)。

        “狂犬病一旦發作百分百致死”作為一個常識被很多人了解。上述新聞中,男子在被咬后未接種狂犬疫苗,只能嘆其僥幸心理帶來了滅頂之災;但女子注射4針疫苗仍難逃一劫,著實令人驚恐。夏季正是狂犬病的高發期,除了進一步普及公眾防疫知識外,犬只管理問題也值得重視。

        我國的養狗政策是“限養不禁養”,除了大型犬和烈性犬外,公民有養狗的權利。但隨著養狗人越來越多,惡犬傷人、擾民事件時有發生,各地遂相繼出臺完善犬只管理條例,將養狗問題納入法規范疇。其中養犬登記和年檢、接種疫苗、出門佩戴狗繩是“標配”規定,多數還規定“限養一只”、收取管理費用等,甚至有城市對遛狗時間作限制。為了防止家養狗被遺棄,流浪街頭威脅公共安全,上海、青島、蘭州等地還規定了如發現遺棄行為,公安部門將處以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罰款。

        雖然從狗的生老病死,到養狗人的管理責任,條例均有涉及,但落實中卻沒有取得“雷響雨落”的效果,甚至被質疑為“一紙空文”。究其原因,是執行乏力,養狗人違規成本低,導致條例沒有令行禁止的威懾力。拿養犬登記和防疫來說吧,現在仍憑養狗人自覺履行規定,沒有強制效力。有關部門很難做到逐一排查、全面掌握家養犬情況,在發現違反規定的養狗人后,也沒有嚴重的處罰可以以儆效尤。再者,即使規定了遺棄受罰,但在生活中卻缺乏實際操作性。如何確認流浪狗是被遺棄?如何尋找到原主人?如何認定關系?嚴厲的規定下似乎只能靠碰運氣遇到符合的情形。況且,即使構成治安處罰,也面臨查處難、舉證難的問題,所以任性養狗的行為極少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所以,盡管有犬只管理條例,但犬傷人、犬擾民事件仍不時見諸報端。每次極端案例發生后,當地就會采取季節性、運動式的治理行動。犬只管理涉及到的公安、城管、衛生、工商等部門均參與到突擊行動中,形成打擊違規養狗、流浪狗泛濫等問題的合力。集中整治總是能有顯著效果,但突擊期一過,各部門恢復各行其責,日常監督又陷入無力、松散的狀態,直至下一個熱點事件發生。

        “狗咬人”表面是人與狗的矛盾,其背后卻是人與人的矛盾,是難落實的法規與越發嚴重的“狗患”間的矛盾。如何避免執行犬只管理條例“忽冷忽熱”,如何擺脫管理部門各自為戰的狀態,如何在確保犬類防疫的同時也給養狗人打好心理“預防針”,這些問題值得有關部門和公眾一起深思。張燦燦

      男男在线观看中字

      1. <p id="xxo8s"></p>